这位原县委书记曾在全县发起“百日无孩运动”大街标语:“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”

  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和莘县都曾在全县开展过“百日无孩”运动:1991年5月1日到8月10日,当时所有的孕妇,无论是怀孕第几胎,无论是怀孕几个月,一概被拉到医院强制进行人工流产。由于当年为羊年,此运动被称为“杀羊羔”。街上挂满了标语条幅“宁断子绝孙,也要让dang放心”

  1991年4月27日,山东冠县召开了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县委扩大会议。会上通报了冠县已被省列为重点管理县,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,县委被黄牌警告。县委书记曾昭起说:“我已经给市委立下了军令状,如果一年之内计划生育不能由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第一,我情愿接受党纪政纪处理,毫无怨言。我们要痛下决心,用非常之法,下非常之力,干非常之事,立非常之功。采取什么措施都要将人口出生率降下来。”

  曾书记的所谓“用非常之法,下非常之力,干非常之事,立非常之功”是怎么干的呢?

  要求22个乡镇党委书记逐个表态,当时有两个书记罗列了本乡镇的一些客观困难,表示难以按时完成任务。曾昭起听完后就一句:“来人,铐起来,押下台去!”两个可怜的书记被武警带下去了。

  开展”百日无孩“运动,要求从1991年5月1日至8月10日,全县无小孩出生。

  冠县大地上,挂满了一条条的标语,内容基本为:“宁肯断子绝孙,也要让党放心”、“上吊给根绳,喝药给一瓶”、“宁肯流出来,不许生出来”

  在各乡镇组建计划生育执法队,队员每天58元工资(1991年乡长书记工资每月不到130元)。

  为了避免本地人之间顾及乡里人情,县政府专门从外地调来人员进行计生工作领导。

  乡镇马路上,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,村民都是五花大绑,胸前还挂着牌子。

  县城的大街上搭满了帐篷,每一个帐篷里无一例外地住着准备引产的孕妇。不论什么情况不允许一个农业户口的孩子出生,即便是个别通知传达晚了,孩子生出了,也没有几个能够存活的。据称县医院西面堆放垃圾的地方有两口废弃的几十米深水井,因为孩子的尸体被天天扔到里面去而填满了。

  有一位孕妇,在1991年的时候怀了她的第一个宝宝,已经七个多月了。不幸的是,孩子赶上了残酷的“百日无孩”运动,被强行带到医院妇产科。两个人抓住孕妇的手和脚,把家人都关在外面,随后由一名护士以注射的方式强行摧死流产,可是偏偏孩子非常的顽强,第一针打过后,没有任何反应,几小时后,医生又拿来了第二针,孩子的顽强使家人并没感到高兴,而是痛哭不止。第二针打过仍然没有反应,最后来了一个老妇产科大夫,用手摸了摸怀孕的肚子,找准位置一针下去,半小时后孩子生了出来,七个月的孩子已经有了人形,被打了三针使婴儿尸体上全是淤青!!!

  事件过后,主持“百日无孩”运动的曾昭起书记就因为政绩斐然,不仅当选为“全国劳动模范”,升聊城地委副书记,最后官至山东省国资委主任。

  曾昭起书记的成功引发了隔壁莘县的效仿,也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”!莘县朝城镇县二院,据说由于婴儿尸体多不胜数,在住院楼后面挖了数米深的大坑,婴儿尸体全部被填埋,可能是怨气太重,据老人讲,很多医生护士晚上总是能听到婴儿的哭声!

  此举虽然有些当时形势所迫,但其做法太过残忍、武断、有违人性,不讲政策、不做解释说明工作,为了自己的“乌纱帽”,就不顾人民群众的死活。至今,当地人提起此事,仍然骂声不断。

标签: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Related Post